陈锷

月光白

于是我该记录当下的生活。
翘课。码字。挤地铁。屯粮。街拍。渣基三。修片。偶尔发疯。
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只为了吃惦念已久的泡菜面。在沃尔玛街拍,提着两大袋杂货赶末班车回学校。
三年后一个人在这座城市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。

评论(2)

热度(2)